潘多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奴家庭。旧社会给潘多留下的是无尽的苦难。她给农奴做牛做马,黑暗的生活不见一点阳光。西藏解放后,是共产党、毛主席把她救出了苦海,从此,潘多的生活才由苦变成甜。
  潘多立誓要为祖国的体育事业奋斗终身。她从青年时代开始就参加西藏登山运动队。每年、每月、每日,她向往着征服世界上一座又一座高峰。她刻苦训练,付出了比常人更艰辛的汗水。她离家别子,常年驻扎在冰山雪峰之间,她曾勇敢地说,攀登,就是要在“苦”字面前不摇头,“难”字面前不低头,“死”字面前不回头。
  登山运动,不仅仅需要卓越的体能和技能,更需要一种无畏的牺牲精神。当年,正是靠着这种精神,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时年37岁的潘多,胜利地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码峰,在峰顶留下了人类女性的足迹。从潘多辉煌的登山运动生涯中,可以深刻领悟到一条人生哲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今天,潘多带着微笑走进了我们中间。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英雄的潘多、一个真实的潘多。潘多不仅仅是以她辉煌的登山生涯展示了当代中国女性的杰风采,更重要的是,几十年来不断攀登的精神,以深深地扎根于我们的校园里。
  1998年,潘多应邀担任我校名誉校长。同年秋,“潘多体育馆”在校内揭幕落成。潘多亲笔题写了馆名,并把她已经珍藏了整整23年的当年登山时使用的一把冰镐和当年登顶后从珠峰上采集下来的一块岩石标本,全部赠送给了学校,作为永久性的纪念。
  潘多的精神,是我们时代的精神。潘多献身体育,又心系教育。今天,她在同洲校园里埋下了一颗颗希望的种子;明天,必将结出一颗颗丰硕的果实。
  攀登精神,永驻同洲。